<span id='p4kus'></span>

        <i id='p4kus'><div id='p4kus'><ins id='p4kus'></ins></div></i>
      1. <tr id='p4kus'><strong id='p4kus'></strong><small id='p4kus'></small><button id='p4kus'></button><li id='p4kus'><noscript id='p4kus'><big id='p4kus'></big><dt id='p4kus'></dt></noscript></li></tr><ol id='p4kus'><table id='p4kus'><blockquote id='p4kus'><tbody id='p4kus'></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4kus'></u><kbd id='p4kus'><kbd id='p4kus'></kbd></kbd>
      2. <i id='p4kus'></i>
        <fieldset id='p4kus'></fieldset>

          <code id='p4kus'><strong id='p4kus'></strong></code>
          <ins id='p4kus'></ins>

          <acronym id='p4kus'><em id='p4kus'></em><td id='p4kus'><div id='p4kus'></div></td></acronym><address id='p4kus'><big id='p4kus'><big id='p4kus'></big><legend id='p4kus'></legend></big></address>
          <dl id='p4kus'></dl>

            娘子,我要吐咒

            • 时间:
            • 浏览:4

            卿多寶和史廣瑞的結怨原因說來話長。

            概括性地說就是身為媒婆的卿多寶發現瞭自己要為之說親的男人——史廣瑞不為人知的癖好,由此兩人結怨。

            唐州有三多:棺材木多、光棍男多、媒婆多。這排名先後是有原因的。唐州因棺材木多,所以從事棺材行業的男人也就多瞭起來。許多女子認為整天接觸棺材不吉利,不喜歡和唐州男人結親。為瞭解決唐州男人的終身大事,許多媒婆入駐唐州,卿多寶就是這其中的一個年輕媒婆。

            而這史廣瑞就是正光著棍的唐州男人。

            為瞭解決自己的終身大事,史廣瑞先對卿多寶低瞭頭,抬瞭一口上好的棺材到卿多寶傢做客,揚言要“三顧茅廬”。

            卿多寶看著這口棺材,頭暈目眩:“你一個賣棺材的憑什麼裝劉備!”

            他開口瞭,還一臉真誠地說道:“這棺材木甚好,防蟲還帶香味,你躺下去絕對不會感覺到不舒適。”

            “你這是咒我早死!你走吧,我是不會再幫你說親的。”她狠狠地說。

            史廣瑞灰溜溜地走瞭,隔天又抬瞭一個箱子過來,把箱子一開,高調的金黃色閃花瞭卿多寶的眼。

            她咂嘴問道:“這……史史史……史公子,這些都是送給我的?”卿多寶張開雙手,蹲下來抱著箱子不放。她的眼裡哪裡還有史廣瑞那長身玉立的身影?

            老實說,史廣瑞長得不像是一個整天圍著算盤和棺材轉悠的男人。他若站在一處不說話,就會讓人誤以為他是一個才華橫溢的貴公子。而卿多寶更是在第一次見到史廣瑞的時候,就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史公子你長得跟元寶一樣漂亮!”

            史廣瑞微微笑道:“還請卿媒人為我的終身大事費心。”

            卿多寶頓時豪情萬丈,一手拍上自己的大腿,仰頭道:“您放心!”

            等到卿多寶把那堆元寶搬到床下,躺在床上美滋滋地翻來滾去的時候,她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如果她不能為史廣瑞找到老婆,那這堆元寶終究是要還給史廣瑞的……

            這妨礙她完成任務的其中一個主要問題是:史廣瑞有不良癖好。

            這愁得她幾個晚上都睡不好覺,對著鏡子貼媒婆黑痣的時候也老是貼不準。

            2.不良嗜好

            這史廣瑞的不良嗜好是啥?唉……她還真不願意說出來……說出來瞭哪裡還有姑娘願意嫁給他?卿多寶一邊篩選著適合史廣瑞的姑娘的畫像,一邊暗暗嘆氣。

            而史廣瑞顯然不以自己的不良癖好為恥,直勾勾地瞅著那些畫像問卿多寶:“可有她們的肚兜畫像?”

            對,沒錯!史廣瑞的不良嗜好就是喜歡收藏肚兜!想她卿多寶自詡見多識廣,見過偷肚兜的,還沒見過有肚兜癖的。

            卿多寶撫額道:“肚兜的事要以後再說,現在說出來,誰還願意給你做娘子?”說罷,場面一靜。卿多寶意識到自己的言語失當,正要轉過頭去道歉,卻看見史廣瑞正饒有興趣地看著自己。

            “原來卿媒人的黑痣是假的呀。”史廣瑞伸手從她手上捏下一個東西,然後盯著他指尖兒上的黑痣認真地說道:“給你個建議,不要再貼黑痣瞭。要是哪天黑痣掉到肚兜上,就不美觀瞭。”

            卿多寶差點兒沒忍住脾氣一巴掌拍死史廣瑞。

            這史廣瑞既有個壞後母在傢阻攔著他的婚事,又有這樣的不良嗜好,她想來想去也隻有真心喜歡他的女子才會願意嫁給他瞭。於是她想出瞭私相授受的計謀來,研究瞭她看中的那些姑娘的行蹤後,便帶著史廣瑞東奔西跑地去制造偶遇機會瞭。

            熙熙攘攘的繁華街道上,她讓史廣瑞身著一襲淡紫色的騷包長衫在其中漫步。她從遠處一看,他果然是鶴立雞群,風度翩翩啊!果不其然有好幾個姑娘為之傾倒,卿多寶正興奮著,史廣瑞卻皺眉道:“都一臉傻樣,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