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y0no'><strong id='y0no'></strong></code>
      <fieldset id='y0no'></fieldset>
      1. <tr id='y0no'><strong id='y0no'></strong><small id='y0no'></small><button id='y0no'></button><li id='y0no'><noscript id='y0no'><big id='y0no'></big><dt id='y0no'></dt></noscript></li></tr><ol id='y0no'><table id='y0no'><blockquote id='y0no'><tbody id='y0n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0no'></u><kbd id='y0no'><kbd id='y0no'></kbd></kbd>
      2. <acronym id='y0no'><em id='y0no'></em><td id='y0no'><div id='y0no'></div></td></acronym><address id='y0no'><big id='y0no'><big id='y0no'></big><legend id='y0no'></legend></big></address>

        <i id='y0no'><div id='y0no'><ins id='y0no'></ins></div></i>

        <i id='y0no'></i>

        1. <dl id='y0no'></dl>
          <span id='y0no'></span>
            <ins id='y0no'></ins>

            林小旭的春天

            • 时间:
            • 浏览:35


              林小旭其實不應該叫林小旭,應該叫林大旭瞭,翻過這個新年,她就滿三十歲瞭,三十歲的老女人,也就是過期的黃花,無人問津瞭。
              從二十二歲開始,老媽就開始四處給她張羅對象,可是自從二十九歲過半以後,老媽就像是灰瞭心一般,對她不聞不問,並且還撂瞭一句狠話:"我就讓你自個兒自生自滅!"
              由於長期的相親導致的視覺與精神疲勞,林小旭到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很是愉快的度過瞭這個新年,繼續她有一搭沒一搭的日子。她所求其實的不多,有一間小屋可以蝸居,有一個小床可以睡覺,就很滿足瞭,至於能不能找到另一半,她一直相信這是緣分問題,時間不對,怎麼也遇不到對的那個人。
              新年過後的第一天上班,林小旭無一例外的起床晚瞭。左手提著包包,右手拿著在公司樓下買的牛奶,飛似的往樓上沖。連過道打掃清潔的保潔阿姨都忍不住嘆氣:"林小旭又要遲到瞭".
              公司的大門就在眼前,林小旭邊跑邊看瞭看手表,yes!還有一分鐘,趕緊的。可是,在離大門還有一步之遙的地方,突然出現一個黑影,林小旭急剎不住,直直的撞瞭上去,手上一使勁,牛奶全撒瞭出來,眼睜睜看著名貴的黑色西服染上瞭一層乳白,林小旭愣瞭。
              林小旭是那種典型的沒心沒肺型人物,所以在人傢西服上灑牛奶這樣的事件,是絕對不會讓她當即就愣在那裡的。當她發現牛奶灑瞭出來,正要對那個倒黴鬼發怒時,抬頭看見瞭那張臉,腦袋裡就像突然被炸開一般,隻剩下一句話在裡面盤旋:"好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帥哥!"
              帥哥一臉鐵青,問道:"姓名".
              林小旭還沒有從她的震驚裡面回過神來,愣愣的回答:"林小旭。"
              "好的,林小旭,新年第一天上班遲到,扣200,外加衣服幹洗費50,先去財務室交錢吧。"說完,帥哥推開林小旭,頭也不回地走瞭。
              唯剩下還處在癡傻狀態下的林小旭在那裡。
              二
              林小旭覺得自己是倒瞭八輩子的黴瞭,竟然招惹瞭新來的主管大人,可以想象得到,以後的日子會有多麼的難過。
              對的,那個帥哥就是她們新來的主管,名叫陳慕,又帥又多金,可是脾氣是出瞭名的臭。林小旭這個可憐蟲,恰恰成瞭新官上任三把火中第一把火的犧牲者。
              "林小旭,這個方案不合格,重新做。"
              "林小旭你是豬頭啊!叫你弄資料你看你弄的什麼?"
              "林小旭,案子不合格不準下班。"
              "林小旭,這樣的事情別叫我再說第二遍……"
              "林小旭,就沒見過你這麼笨的人!"
              數不清的這是第幾次被罵瞭,林小旭沮喪的拿著文件回到辦公桌,看見周圍一道一道同情的目光,她就忍不住心裡哀嚎。自從上班第一天不小心撞瞭那個小心眼主管一下,直到現在已經快一個月瞭,自己還是炮灰級人物,被那個小心眼主管訓得慘不忍睹。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更何況我是女子!
              林小旭安慰自己,咸魚總有翻身的一天,小心眼主管大人,你就等著吧!
              可是,像林小旭這般欺軟怕硬膽小怕事的主,又怎麼敢挑戰主管大人的威力呢?於是她一直就這樣小心翼翼唯唯諾諾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她終於在主管大人的幾次讓她返工時忍不住爆發瞭:"主管大人,我不知道一個堂堂的大公司的主管大人竟然就因為一個小職員的不小心將牛奶灑在您的衣服上而將其為難那麼久是為何意,如果您是如此的小肚量我甚至要懷疑你是怎麼坐上這個主管的位置的".說完,林小旭已經後悔自己的魯莽,幾乎已經可以預見自己以後的日子會有多悲慘瞭。
              出乎意料的是主管大人並沒有生氣,隻是微微扶瞭一下眼鏡道:"林小旭,你當真忘瞭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