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afd9'></i>
    <span id='vafd9'></span>
  1. <i id='vafd9'><div id='vafd9'><ins id='vafd9'></ins></div></i>

    <ins id='vafd9'></ins>

  2. <tr id='vafd9'><strong id='vafd9'></strong><small id='vafd9'></small><button id='vafd9'></button><li id='vafd9'><noscript id='vafd9'><big id='vafd9'></big><dt id='vafd9'></dt></noscript></li></tr><ol id='vafd9'><table id='vafd9'><blockquote id='vafd9'><tbody id='vafd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afd9'></u><kbd id='vafd9'><kbd id='vafd9'></kbd></kbd>

      <code id='vafd9'><strong id='vafd9'></strong></code>

          <acronym id='vafd9'><em id='vafd9'></em><td id='vafd9'><div id='vafd9'></div></td></acronym><address id='vafd9'><big id='vafd9'><big id='vafd9'></big><legend id='vafd9'></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vafd9'></fieldset>

        1. <dl id='vafd9'></dl>
        2. 要有多堅強才敢念念不忘

          • 时间:
          • 浏览:24

            x“在新的瞬間能遇到您,竟花光所有運氣,到這日才發現,曾呼吸過空氣”,明年今日,再會無期。

            一、你,從此要學會忘記

            我走進發廊,剪掉瞭十年如一日的長發,一縷縷青絲,無聲飄落在地上,黑亮的歲月,在獨自的等待裡寸寸斷斷,我對著鏡子裡的人一笑傾城:“秦小榛,你,從此要學會忘記。”

            外面的月色正皎潔斑駁,灑落在孤獨的青草地,我把一縷青絲放在零零碎碎的照片上,裹瞭一層又一層,然後封進盒子裡,深深埋藏。從此,我要把你的記憶深深埋藏。

            我對你說:“隻要與你一起,天堂地獄我也願意承擔。”而你,卻給我留下背負愛情的玉墜,選擇瞭遠遠地逃離,到瞭一個我永遠找不到的地方,你說:“世俗連地獄都不會放過的,今生我隻能負瞭你。”茫茫人海,你消失得無影無蹤。那是2002年5月26日,距離我們再次相見,還有七年一個月零三天。

            二、明年今日

            明年今日的旋律響起,傾瀉的是潮水的記憶。忽然希望:這束吊燈傾瀉下來,或者我已不會存在,即使您不愛亦不需要分開。

            明年今日,未見您一年,誰舍得改變? 我改變瞭嗎?不知道。也不知道,我們再見的一天,究竟會是怎樣的光景呢?是我白發蒼蒼的歲月,還是你滄桑滿面的痕跡?還是如歌訴說:離開您六十年,但願能認得出您的子女,臨別亦聽得到您講,再見?又或者是,我真的不再存在。我惶惶地,又毫無防備地,冥想那個瞬間,緊張局促到要崩潰一樣。

            人總需要勇敢生存,我還是重新許願,例如學會承受失戀,期待明年不要再失眠。

            胡小格說,秦小榛我們戀愛吧。我說好啊。

            胡小格是我的格子間後面的格子間主人,他總是說秦小榛我們戀愛吧,我總是說好啊。他說秦小榛你好像在愛一個人又好像沒有。我說好聰明的孩子,賞你一顆栗子吃吃;他說都不管瞭,我們還是開始戀愛吧,他說今天晚上的電影很好看,我說那你買票啊,然後晚上我說胡小格我要陪小雪球,我不在傢它會害怕;他說那傢鐵板牛排七成熟,香氣撲鼻,秦小榛你一定要嘗嘗,我說好啊,我要吃兩份,然後第二天我說胡小格,對不起,我的小雪球病瞭。小雪球是我的狗狗,其實它睡得好吃得好白白胖胖,光著腳丫到處惹禍,一點都不知道胡小格。

            然後胡小格還是說秦小榛我們戀愛吧,我困惑地看著他,不知道該說什麼。胡小格仍然睜大純凈的眼睛,等待著我的回答,於是我竟然說:“胡小格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孩子,我想要一個屬於我自己的孩子,我會很愛她,給她全部的愛。” 胡小格呆住瞭,他的眼睛瞪得圓圓的,他竟然說:“秦小榛,如果你要下地獄的話,就讓我陪你吧。”

            我一下子笑瞭,笑得眼淚都流下來瞭。我隻得遠遠地躲開,走到他看不到的地方,我說:“胡小格,下輩子吧,下輩子我陪你上天堂。” 胡小格追著我的背影大聲問:“下輩子是多久?明年今日嗎?”

            好孩子,不要去等明年今日,不要相信歌詞裡的重逢。乖乖回去,愛別人,或被別人所愛,不要把珍貴的愛情浪費在秦小榛身上。

            我終於離開瞭這座城市。那天,是屬於你給我的明年今日,2003年5月26日。

            三、我愛你,也許真的

            與你無關,對嗎

            在另一座城市,我住瞭兩年,再歸來。我瀟灑地參加胡小格的婚禮,我說好孩子,你要幸福。胡小格逼視著我,他自顧自敬我三杯酒,喝得酩酊大醉。是的,他不會再說秦小榛我們戀愛吧,他不敢再說,如我一樣。

            然後,我靜靜地過每天的日子,春天的細雨、夏天的熱烈、秋天的涼風、冬天的飄雪,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一切無關風月。我想對你說,我過得很好,我每天買瞭勿忘我,插在最美的花瓶裡,隱約有著淡淡的香氣;我每頓飯都好好地吃,沒有再吃你買的胃藥,那個藥盒完好無缺;我在夜裡會慢慢地睡著,沒有失眠,睡醒會發現手裡緊緊握著胸前的玉墜。

            你在哪兒呢?